【故事甜點|薩赫蛋糕】

2016/10/21
【故事甜點|薩赫蛋糕】
維也納的音樂風景之中若少了咖啡與甜點可能會顯得侷促不安。

巧克力蛋糕與杏桃果醬組合,淋上濃厚緻密的巧克力甘納許,切片後搭配一朵口感細緻的鮮奶油端上桌,這就是薩赫蛋糕最美好的模樣。

維也納的音樂風景之中若少了咖啡與甜點可能會顯得侷促不安。



奶泡豐盈的米朗琪(Wiener Melange )、擠滿鮮奶油花的艾斯班拿咖啡(Einspänner Coffee),還有著名的薩赫蛋糕(Sachertorte),各個都帶有圓舞曲優雅滑步的風情,構築成屬於這座城市的細密風情畫。除去咖啡,薩赫蛋糕與維也納相輔相成,襯托出彼此的優雅風緻。薩赫蛋糕是現今觀光客人手一盒的經典伴手禮,它的美味甚至曾引起一場爭奪正統的訴訟,1954年,德梅爾咖啡館 (Cafe Patisserie Demel )與薩赫飯店 (Hotel Sacher)之間展開了長達21年的纏訟,要了解這段故事,我們必須先回顧這座城市的歷史。

拆開印有18世紀貴族男女的堂紅包裝紙、接著打開白色木盒,是一顆印有圓形封章的巧克力蛋糕。帶著濃稠的可可色、淡淡的苦甜香氣、平滑緻密的甘納許淋面,這顆蛋糕的一切都能擄獲巧克力狂熱者的心。

位於歐洲內陸國奧地利,維也納這座城市一貫以它的樞紐位置與豐富的文化性備受關注,文學、音樂、新舊建築、咖啡館與錯綜複雜的外交策略交織成這座城市的地景,事實上,今日我們要談論的主角薩赫蛋糕就誕生於外交官邸的廚房之中。1832年,著名的奧地利外交官梅特涅(Wenzel von Metternich )希望他的主廚能替他招待的貴賓製作一款特殊的蛋糕:「今晚為我爭光」。時年16歲的法蘭茲薩赫(Franz Sacher)頂替掛病號的主廚設計了這款蛋糕,濃稠的巧克力蛋糕體與杏桃果醬交融成富有層次的風味。而後成為主廚的法蘭茲薩赫回到家鄉維也納,在那裏將蛋糕配方傳承給其子愛德華(Eduard Sacher),1876年開始,愛德華於自己開設的薩赫飯店(Hotel Sacher)中販售經過他改良的薩赫蛋糕。1930年愛德華的遺孀安妮(Anna Sacher) 逝世,緊接著1934年飯店便宣告破產,愛德華之子愛德華二世(Eduard Sacher Jr.) 將蛋糕配方販售給德梅爾咖啡館 (Cafe Patisserie Demel )。

二次大戰正式結束後,薩赫飯店的新主人正式於1954年控告德梅爾咖啡館。飯店方面聲稱自己擁有正統的商標權,而咖啡館這裡則強調自己早已合法購買蛋糕配方與名稱。雙方鉅細靡遺的檢視了這款蛋糕的每寸細節,從名稱、杏桃果醬的塗抹處、該使用奶油還是瑪琪琳(margarine)都是訴訟的焦點,創作了《足球運動員之死》(Auf den Tod eines Fußballers)的奧地利作家弗托貝格(Friedrich Torberg)因為同時是兩家店的常客所以被傳喚為法庭證人,他的證詞中談到,在安妮(Anna Sacher) 經營薩赫飯店期間,蛋糕從來沒有從中間頗半或淋上杏桃果醬。

現在走一趟維也納,我們可以在城市北方的德梅爾咖啡館買到「Demel’s Sacher Torte」,過幾個街區向南走,至薩赫飯店購買「Original Sacher Torte」。薩赫飯店會將蛋糕頗半抹入杏桃果醬,德梅爾咖啡館則直接把果醬塗滿整顆蛋糕後淋上巧克力淋醬,兩家蛋糕都裝飾有巧克力製成的蠟封,不過薩赫飯店是圓章, 德梅爾咖啡館的蠟封則是三角形。

一段為了經典甜味大興訴訟的歷史故事讓這份薩赫蛋糕更帶有維也納的特質,那是為了維護細節與優雅用盡全力的時代氛圍。薩赫蛋糕是以一座城市為主題的甜點,巧克力的沉穩苦味與杏桃果醬的酸甜層疊出繁複的香氣,外層的巧克力脆皮與紮實的蛋糕體增添了口感,巧克力臘封上的「Sacher」字樣則標誌了家族誌。看過多瑙河,聽了優雅迷人的史特勞斯圓舞曲,來份薩赫蛋糕,剛好是體驗了城市圓整的風光,對於初次造訪這座城市的旅人來說,一切都再好不過了。

拆開印有18世紀貴族男女的堂紅包裝紙、接著打開白色木盒,是一顆印有圓形封章的巧克力蛋糕。帶著濃稠的可可色、淡淡的苦甜香氣、平滑緻密的甘納許淋面,這顆蛋糕的一切都能擄獲巧克力狂熱者的心。

薩赫蛋糕原名為Sacher 「torte」,「torte」一詞指的是蛋糕中的一種,不過因為加入杏仁粉所以不但嚐起來更富層次,質地也比一般蛋糕來得紮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