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物誌|荔枝】

2016/10/21
【果物誌|荔枝】
又一串紅殼荔枝出現在誰家的果盤中,提醒你夏季的到來。

“色澤鲜紫,殼薄而平,瓤厚而盈,膜如桃花红,核如丁香母,剥之凝如水精,食之消如绛雪”
— 《荔枝譜》蔡襄

荔枝是夏季的情意。 

又一串紅殼荔枝出現在誰家的果盤中,提醒你夏季的到來。夏季生果之之中,芒果富有南洋情調,西瓜與海洋、祭典的意象相連,而細密鑲在中國古典文學上的荔枝卻是其中最為優雅的。歷代文人喜愛這枚盈盈果實,用荔枝來與家鄉對話,甚至以荔枝做為標定一段歷史的錨點。離別了南方大陸,現在荔枝早已是這個島嶼的一部分,島嶼之夏,端午過後荔枝日益艷紅,一顆顆晶瑩玉荷包是高雄縣大樹鄉的傲人之處,也是南部最清鮮的時令滋味。關於荔枝的二三事,慢慢說給你聽。

熱帶喬木荔枝樹(Litchi Chinensis)的果實即為荔枝,與泰國的紅毛丹、龍眼一樣都是無患子科。荔枝的果肉瑩白而甜,獨特、帶有花香的氣味源於果肉中所含的玫瑰氧化物、芳香醇與香葉醇。午飯後撤去碗筷,端上一大碗堆得高高的荔枝,親手剝殼丟入口中,讓人找不到討厭夏天的理由。

中國飲食文學中,談及荔枝的極多。貶謫之際,蘇軾以荔枝傳達自己對境遇好壞的淡然:「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做嶺南人。」;杜牧一句:「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將唐代天寶遺事的風韻與喟嘆縮放在荔枝清甘的滋味中;宋人蔡襄的《荔枝譜》與清人吳應逵的《嶺南荔枝譜》都是裝幀成書的荔枝舊時風情畫,不但有荔枝在各方地界的植栽、貿易、地景與典故,關於荔枝的品種載錄更是豐富ー懷枝、犀角子、綠衣羅、水晶丸、雙髻小荔枝ー各種珠玉般的名字裡形容的是形色殊異的色譜、風味、質地與模樣,那些遙遠的荔枝品種有的流逝在年月之中,有的我們卻到現在都還能品嘗得到,例如「水晶丸」一品,說的即是糯米糍。

荔枝適宜鮮啖,但是以這枚果實入菜的歷史卻不少,黃庭堅將荔枝果汁與蜜水混和,加入果肉後煮滾製成甜湯;盛夏是家家戶戶自釀荔枝酒的好季節;取果肉的甜與蝦肉的鮮炒成廣東名菜荔枝蝦球,這是初夏鮮食。屬於荔枝的飲食風景優雅而繁華,清甜滋味帶有令人深深懷念的季節性,正當盛夏,來串荔枝吧!

「筍為蔬中尤物;荔枝為果中尤物;蟹為水族中尤物;酒為飲食中尤物;月為天文中尤物;西湖為山水中尤物;詞曲為文字中尤物。」—張潮《幽夢影》

「筍為蔬中尤物;荔枝為果中尤物;蟹為水族中尤物;酒為飲食中尤物;月為天文中尤物;西湖為山水中尤物;詞曲為文字中尤物。」—張潮《幽夢影》

荔枝殼帶有香氣,宋代洪芻(著名詩人黃庭堅的子姪)將荔枝殼與麝香一起浸入酒中,蒸製、乾燥並研細,兌上煉蜜後製為著名的「洪駒父荔枝香」。

荔枝殼帶有香氣,宋代洪芻(著名詩人黃庭堅的子姪)將荔枝殼與麝香一起浸入酒中,蒸製、乾燥並研細,兌上煉蜜後製為著名的「洪駒父荔枝香」。

荔枝味鮮甜卻性質燥熱,連殼蒂一起浸入鹽水約五分鐘後再食用,可以防虛火上升。

荔枝味鮮甜卻性質燥熱,連殼蒂一起浸入鹽水約五分鐘後再食用,可以防虛火上升。


【夏天的情意|荔枝玫瑰雪酪】

玫瑰花水裡加入荔枝果泥和細糖凝成雪酪,先舀一匙入口,細細感受清淡花蕾氣味,接著徐徐嚐到濃郁荔香,當柔細的質地婆娑於舌尖,嘗起來是夏天的情意。